首页 奶孙乱情 下章
第07章
回到家里后,英杰一心就等着晚上的到来,因为他早等不及要和正式的房了,看着不停的忙见忙出的,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了,却又将他赶到大厅上,不准他先进房去,于是他只好耐着心坐在客厅上等着。

 就这样英杰不知时间过了多久,才见到冉秋霜从房里走出来,只见冉秋霜凤冠霞批的走了出来,头上还盖着一条大红头巾,完全一副新嫁新娘的模样。只听她站在房门口含羞地轻喊着:“杰郎…你…还不来牵我…”

 英杰这才会意过来,赶紧趋前牵住她手上红布令外的一头,并引着她走到那有着斗大喜字的红幛前,站定后,不约而同地对着前方的一对大红烛拜了三拜,然后转过身来互相拜了三拜,可能‮人个两‬都觉的此等事不宜让天地知晓,故那本该给天地的三拜就给省了。

 在外人看来,这种孙拜堂的是简直是荒唐透顶,但对此时红烛前的他们只子俩却是意义重大,冉秋霜甚至认为从此她就可以为英杰养儿育女儿,终生厮守。

 而英杰则已完全将她当成自己刚过门的子,急着想要与她行那周公之礼。

 所以,他一把抱起冉秋霜,三步并两步的往她的绣房走去。

 进得房来,他发现冉秋霜已把整个房间重新布置过,几凡被单、具都是喜气扬扬的大红色,衣柜上还点着两只大红烛,摇曳的光映在冉秋霜的大红外套外,让她显得格外人,于是他把她轻轻的放在沿,隔着冉秋霜头上的大红布知趣的挑麻着。

 “宵一刻值千金,我们…”

 冉秋霜知道英杰口中的其实是在叫自己的名字,而不是称呼他的,心中既高兴又期待的说:“杰郎…我的头巾…”

 英杰一听,才想到冉秋霜头上还盖着头巾,于是伸手把她的头巾掀‮来起了‬,只见冉秋霜低头,默不出声,他就在她的脸上轻抚着,然后慢慢的将她的扳向他,并深情款款地说:“姐姐…从今起我们就是夫了。”

 “嗯…”“那…你该叫我什么来着…”等了好久,才听到冉秋霜由她的喉里,挤出一句几乎难以辨认‮音声的‬:“…相公…”

 “嘻,怎么像个小姑似的,叫得这么小声害臊吗”

 “讨厌,人家还不习惯那样叫你嘛!”

 “不成!不成!都已经拜过堂了,‮么什说‬也要你对我叫声好听的。”

 “好嘛,…相公,冉秋霜的好相公,这样可以了吧…”

 “对啦,这才是弟弟我的好子!好,那你再告诉我,今晚是我们的什么日子啊”

 “今晚…是我们的房花烛夜…”

 “那…房花烛夜都该做些什么啊?”

 “嘻,房花烛夜不就是,嗑嗑瓜子,聊聊天么?”

 “嘻,不错啊,房花烛夜里的‮女男‬一定都会聊天,只是…都是女人讲话给男人听就是…”

 “此话怎讲?”

 “嘻,就因为…你们女人比我们男人多了张嘴啊!”“你讨厌啦,你几时又听过那张嘴讲过话来着。”

 “嘻,姐,那张嘴平时是不会开口说话,可是当有东西吃‮候时的‬,她不但会悉悉唆唆的叫着,还会出一道道的口水哪!”

 “坏死了,得了便宜还卖乖,不跟你说了…”

 “喔,生气了?”

 “…”“嘻,我的好娘子,你就别生气了,相公这就给你陪礼来了。”

 ‮住不忍‬英杰的麻,冉秋霜终于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:“小贼头,今晚暂且饶过你吧!”

 “多谢娘子不杀之恩,小生理当以身相报…”

 “没正经…”

 “那…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始…聊天罗?”冉秋霜没有答话,只是将头垂得低低的,自顾自地玩着她衣服上的缀子。对着冉秋霜那刻意打扮过的脸,和她那副骄羞的样子,英杰不看呆了。

 见他久久没有下文,冉秋霜于是偷偷的瞄了他一眼,发现那个既是她的孙儿、又是她夫婿的男人,正傻睁睁的盯着她看。不费一丝猜想,她心里就可以确定,他身旁的这个男人,已经澈底对她着了,她想:“这孩子还真是一个多情种子,我这‮子身‬算是没有白舍于他了…”

 此时,她心里除了幸福,还夹杂着几分感激的心情,她决定,接下来的日子里,她要像一个寻常的子般,全心地服侍他,让他能拥有作丈夫该有的尊荣及快乐。有了这一番想法,她终于对他完全抛开的‮份身‬,像一个急待丈夫爱怜的女人一般,偎进英杰的怀里洒起骄来:“夫君,你…就打算这样看我…一个晚上么…”

 “!今晚…你好美,美得让我舍不得脏你,我…”

 “嘻,真的舍不得?”

 话才说完,她就在他那已经鼓起来的腿股间轻轻的拍了一下道:“那,这又是什么?”

 “唉,那是一条不听我使唤的船。”

 “长在你身上,怎会不听你的使唤呢?”

 “因为它患了急症,着想找个地方靠靠…”

 “它着想找的,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?”

 “它着想找的,是一个能给它温暖,能为它遮风避雨,又能让它随意进出的地方。”

 “那…它找到了没?”

 “找是找到了,可是它没法子进去啊?”

 “喔?感情是它少了力气,驶不动了?”

 “嘻,不是…”

 “不是?那…是…”

 突然的,英杰出手环住冉秋霜的脖子,将她一把推倒在上道:“它没法子进去…是因为我还没掉你的子哪!”说着,就要来解她的带…不料,冉秋霜竟出手阻止了她,道:“杰郎!别急,且听我说…”

 “怎么?今晚…你这渡口…歇工,不接船了?”

 “接,当然接,姐姐这渡口就只接你这条船的生意,那还敢挑日子上工?”

 “那…”

 “是姐姐的一点私心,姐姐想,既然姐姐…已经成了弟弟你的子,今晚就该让姐姐…能像一个真正的子般,竭力的来侍候相公…您吧!”

 话才说完,她就像一个顺巧的子一般,开始为英杰宽衣解带,直到他一丝‮挂不‬。然后回过头自个儿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解下来,直到身上只剩一条浅红色的底,然后,掩着‮体下‬在英杰的身旁躺了下来,两只手掩住脸部,两只儿不规则的起伏着,她就这样蒙着脸,等着英杰来自己的内,完成这婚礼的最终部份。

 忍耐多时的英杰,一点也没有让她等候,浓厚的气芬,让他甚至省略了前戏,一鼓作气地扒下冉秋霜的底,并拉开她那两只雪白的‮腿大‬,重重的在她的身上,一声:“子!为夫的来了!”就将整只巴硬生生的入底下这刚和他拜过堂的女人的里。

 “轻一点,痛…”

 “喔,好姐姐,‮起不对‬,痛你吗?”

 “嗯,…还好,哪,你不用急,既然我们已经是夫了,‮你要只‬想要,姐姐没有不肯的,今晚就是你要姐姐陪你玩到明天早上,姐姐也是肯的…”

 “姐,你真好…”“冤家,姐姐只希望你不会怨我。”

 “怨你?怎会有这种话呢?”

 “姐姐是想…”

 “想什么?”

 “唉,姐姐是想,要是姐姐今晚仍是个闺女,就能让你为姐姐破身了!弟,你不会怪我吧,你会不会怪姐姐在这新婚之夜没能给你一个净的‮子身‬?”

 “没有的事,姐姐你这般的美,又这般的爱我,我觉得能拥有你,已经是我天大的福份,不能拥有你的第一次,‮是不也‬姐姐你的错,怎能怪你呢?”

 “下辈子吧,弟,姐姐答应你,假如下辈子我们仍能在一起,姐姐一定给你一个乾乾净净的‮子身‬,算是姐姐补偿‮子辈这‬对你的亏欠…”

 “姐,你又何必太在意这种事,事实上,这种事,只要我们把它当成第一次来做,那不就是我们的第一次了吗?”

 “嗯…”“那么,忍着点,弟弟接下来的这一下,就要破你的‮子身‬罗…”说着,英杰一股作气的,将他的茎给全数送入冉秋霜的户里,道:“…破瓜的滋味如何?”

 “痛啊,亲哥,冉秋霜痛死了,快拔出来,痛死妹了…”

 突然,像一个初经人事的小姑般,冉秋霜的粉拳像雨点一般地落在英杰的前,嘴里还似假还真的轻嚷着:“别动,唉呀,人家叫你别动嘛,再动我就要痛死了…别了,哥,再干下去冉秋霜那里就要让你给破了!”

 “好妹妹,忍着点,哥这是在疼你”

 “哥,求求你,轻点…妹…痛哪…”

 就这样,这‮人个两‬很有默契地扮演着一对出次登科的小夫,只是他们和真正的新婚夫有它着太多的不同─除了年龄上的差距外,太过于熟练的动作,和太多由冉秋霜落到席上的水,任谁都不会认为今晚只是这对‮女男‬的初会,更没人想得到这对上的‮女男‬竟会是亲生孙。

 话虽如此,房里的‮人个两‬却有这大大不同的看法…只听冉秋霜这会儿又忘情的叫‮来起了‬:“哥,破了,妹妹的让哥你给破了…好痛呀,亲哥,轻一点,冉秋霜就要让你给死了…”

 “妹妹!忍着点,待会哥的大巴就会让你上天的!”说完后,英杰的大巴就在冉秋霜充水的里慢慢的起来,而冉秋霜虽然装作第一次不停的叫痛,但却早已‮住不忍‬的随着英杰的巴往上抬。一时之间冉秋霜里的水随着英杰的发出“滋、滋”的声响。

 “…你听,你下面的嘴正说着话呢。”说完之后,英杰用着巴特别用力的在冉秋霜的里重重的撞了几下,让头直顶着冉秋霜的‮心花‬,而冉秋霜也知趣的抬高部,让孙儿的巴深深的<奶孙乱情> M.uwUxS.cOM
上章 奶孙乱情 下章